小故事,大道理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学生故事网 > 人生故事 > 成败故事 >

痴迷暴富,倾家荡产炒房酿悲剧

来源: 小学生故事网 时间:2019-07-20 13:12 admin 点击次数:
一对下岗夫妻,经过多年的辛苦打拼,过上了有车有房有铺面的安稳日子。然而,看到身边的一些人炒房赚了大钱,他们的心态失衡了。夫妻俩孤注一掷,卖掉车子和店面,又借了钱,买了两套房子,做起了坐收暴利的美梦…… 辛苦打拼不如在家炒房,想发财就得孤注一掷 2009年夏日的一天,邵雪接到丈夫张光平的电话:“老婆,我决定了,咱也炒房!”邵雪放下电话欣喜不已。为了劝丈夫炒房,邵雪磨破了嘴皮子,使了很多招,可老实古板的丈夫就是不为所动。丈夫一直觉得炒房是邪门歪道,是赌博。如今丈夫不知为何自己想通了,邵雪乐得哼起了小曲。 晚上,醉醺醺地回家的张光平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下,对妻子说:“我今天去和几个以前老厂子的朋友喝酒。你还记得以前管仓库的小赵吗?他这两年什么都没干,坐在家里炒房,借高利贷在海南、珠海买了三套房子。你猜猜他赚了多少?赚了二百多万元啊……” 邵雪知道这次如果不趁着丈夫受了点刺激,彻底说服他,以后想炒房就更难了。她给丈夫倒了杯热水,握着丈夫的手说:“你知道住咱家楼上的王老太太吧?老太太三年前在大连买了套四十多万元的房子,今年年初倒手卖了。白得三年房租不说,光现钱就挣五十多万元啊。人家老太太都七十多岁的人了,都有这个胆子炒房,你看看你!”张光平突然哽咽了:“你没看到今天小赵买单时那个张狂样。他还拍着我的后背说我天天奔波辛苦了。这个暴发户……” 夫妻俩十几年前都是沈阳一家机床厂的工人,结婚当年就双双下岗了。最苦的那些年,夫妻俩啥活都干过:在夜市摆过大排档,推车卖过小发夹等小玩意,在早市卖过菜,在小区门口摆摊卖过水果。手里积攒了一点钱后,两人才相继开起了水果店和小超市。十几年过去了,夫妻俩各自有店,还把回迁时分的小房子卖了,换了个80多平方米的宽敞房子。张光平为上货方便,又买了辆小面包车。 这样的日子不能说不红火,可就是太累了。夫妻俩一人一个店,每天天不亮就睁开眼忙活,上货,看店,一直忙到晚上八九点钟,水果店关门了,超市还要通宵营业。说是雇了夜班的人,可有点什么事老板还是得赶来,因此夫妻俩难得能睡个安生觉。虽说每个月能挣七八千元钱,比当初的苦日子是好上太多了,但太辛苦,难怪炒房发财的故事让邵雪这么兴奋。这次看到张光平也活动了心眼,邵雪心里不禁美滋滋的,仿佛已经看到了炒房赚大钱后的安逸生活。 张光平一口喝干了杯里的水,一字一句地说:“拼了!舍不出孩子套不住狼,我们也炒房!”说完这句话,意犹未尽的他冲进儿子房间,兴奋地把熟睡的儿子从抱窝里抱出来,转了一个圈说:“儿子啊,你以后要过好日子了,你要成为富二代了,你会有花不完的钱了啊……” 沈阳的房价一直未大涨,十年也就翻了一番。夫妻俩看好沈阳楼市,决定出手。 负债累累成为“负翁”,个中心酸难与人说 接下来的两个月,张光平和邵雪兑掉了水果店和超市,也卖掉了面包车,加上积蓄,总共有二十七万元。两人当即买了两套房子,一套118平方米,一套70平方米,总价一百一十万元。首付和办理各种手续花三十六万元。贷款二十年,每个月需还房贷六千多元。他俩不敢向亲人借钱,害怕亲人阻拦,就向几个过去的生意伙伴借了十二万元,月息二分,这是规矩。被暴富梦冲昏头脑的二人没有丝毫的犹豫与害怕,满脑子都是房价暴涨后的富贵生活了。 买了房子后,张光平和妻子又拿3万元重新兑了一家小超市。可是,小超市每个月也就能收入三千元左右,每个月需要还银行贷款和高利贷利息就得八千多元。怎么办?于是,小超市由邵雪经营,张光平去给一家私人食品公司开车送货,每个月能挣四千元。尽管这样,连生活费在内,每个月还缺三千元。无奈之下,张光平只好向过去的同事借钱。 夫妻俩眼巴巴地盯着沈阳的楼市,只盼着快涨快涨,都急红了眼。可两个月下来,每平米才涨了二三十元。 2009年年底,国家出台抑制房价政策,专家预测房价要大降,这让张光平和妻子非常害怕,害怕血本无归。可他们没有退路,心惊胆颤也必须坚持下去。因为如果现在卖掉房子,要交很多税费,好比是割肉,那就亏大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第二年年初时,张光平接到妹妹的电话,老父亲突然在家中昏倒,送到医院查出是脑溢血。夫妻俩匆忙赶到医院,看到一家子人都围在病房门口。张光平的哥哥和妹妹都在,简单地向他说明了病情。父亲的病必须得手术,费用得十万元左右,三家平摊,每家得拿出三四万元钱。张光平听完,一脸的为难。为了炒房,两人兑店卖车,把所有的积蓄都搭进去了,还欠着银行贷款和高利贷,现在连一千元现金都拿不出来,去哪弄三四万元呢? 张光平的哥哥张光泽看到弟弟忧心忡忡的样子,安慰他说:“你就别害怕啦,爸的病没什么大危险,就是花点钱做个手术,养一养就好啦。医生都说没事,你还怕个啥。”弟弟从小胆子就小,当哥哥的以为张光平担心的是老父亲的病,哪知道他愁的是钱的事呢。 邵雪看着丈夫为难的样子,知道不能不开口了。她拉过张光平的妹妹:“我们家该拿的钱,能不能你和大哥先垫一下……我和光平现在实在是拿不出钱来……” 张光平的妹妹冷笑一声:“嫂子,全家都知道你家新买了两套大房子。怎么着,有钱买房子,没钱给老爹救命吗?” 张光平看着一家人就要吵起来,忙拉过妻子,使劲瞪了她两眼。长叹一口气,他对大哥和妹妹说:“放心吧,钱咱们三个摊。给老爹治病,再没有也得花。”邵雪还想说话,被他按住了。 从不求人的张光平给一个相识十多年的朋友打了电话,借了四万元钱,送到了医院。妹妹依旧不依不饶的,以为是哥哥嫂子不愿为老父出钱治病。张光平有苦说不出,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时的日子苦不堪言。家里入不敷出,邵雪连化妆品都不抹了,以前她每个月都要买一千元左右的化妆品和衣服,如今这都成了天方夜谭。为了买便宜的菜,邵雪总是等着早市快下时去,有时看见菜农扔的菜还能吃,就捡起来,还搭讪着说,家里养了小兔子。 张光平爱抽烟,每天两包烟得二十来元。现在,邵雪给他买烟末:“以后你再犯烟瘾就卷烟抽,这烟冲,解馋!忍着点吧,熬出头来就好了。” 夫妻俩都是苦日子过来的,这点苦吃得不算什么,可孩子受不了了。儿子小青才9岁,上的是私立小学,学校寒假里组织孩子去香港夏令营,半个月就要七千元钱。小青回家和爸爸一说这事,本来以为爸爸会爽快同意给钱的,谁知张光平一听就不说话了。邵雪听了儿子说的话,眼泪在眼圈里转。她搂过儿子,摸着儿子的头说:“咱家现在是真拿不出这钱了。”儿子仰着小脸,天真地问:“爸爸不是说我要成富二代了吗?”这句话,像刀子一样戳在邵雪心上,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妈答应你,等房子赚钱了,妈妈带你去香港玩,咱在香港玩一个月,行吗?”小青心里很疑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这么伤心。他沮丧地耷下脑袋,一言不发地走进自己的房间。 房价迟迟不涨,两人每天都心神不宁的。夫妻俩谁也不敢说,可心里都开始后悔。 2010年春天,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房价调控政策出台了。股市里的地产股开始大跌。 邵雪害怕了,夜夜被噩梦惊醒。她拉着丈夫的手:“卖了房子吧!真要是房价大降,我们怎么办?现在卖了,就是亏些,也还能生活呀。再等下去,房贷和高利贷会压死我们的……” 可张光平绝不卖房,他不想这样认输。作为男子汉,他必须硬撑,死撑。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