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道理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学生故事网 > 亲情故事 > 兄妹故事 >

姐姐失足“色情迪拜”!硬骨头妹妹打工来救你

来源: 小学生故事网 时间:2019-08-14 14:24 admin 点击次数:

2012年1月初,网上曝出一条引起天下哗然的新闻:年轻女性去阿联酋的迪拜旅游时,要多交400元特别签证费,理由是有中国女子去那边卖淫。此事引起了很多中国网友不满,旅行社则称这是行业“潜规则”,因为确有女游客滞留在迪拜卖淫,旅行社经常因此被重罚,只能让游客“平摊”被罚费用……

  迪拜除了以繁华富有闻名全球外,色情业也十分发达。有一个东北女孩,曾为供妹妹上大学去迪拜打工,谁料其间遭人算计,不仅欠下巨债,还被逼卖淫!为了拯救姐姐,大学毕业不久的妹妹独闯迪拜,她像一个孤胆侠女,抵制住各种诱惑,依靠自己的胆识和智慧奋力打拼3年多,最终替姐姐还清了巨债。2012年春节前夕,历尽艰险的她将姐姐“解救”回国,与父母幸福团聚。

  近日,记者在广州采访了刚回国的姐妹俩——

  姐妹情深!

  妹妹勇闯迪拜寻找失足姐姐

  孙琦1984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通河县农村,姐姐孙丽大她2岁。由于家境贫寒,她们的父母长期在广州打工,姐妹俩相依为命,感情很深。

  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挣钱供妹妹读书,孙丽初中毕业那年,主动辍学去哈尔滨打工。她应聘到哈尔滨的一家酒店做服务员,此后,她每月工资都用于妹妹的学费和家里开支。对于姐姐的付出,孙琦感激涕零。

  2003年夏,孙琦考上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当时,家里正在修新房,再加上妹妹的学费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孙丽感到沉重的压力。这年10月,哈尔滨一家劳务输出公司要招一批酒店服务员去迪拜工作,待遇优厚,21岁的孙丽便不顾家人的反对报了名。

  2003年底,孙丽和段娜等几名东北女孩一起去了迪拜,此后,她每月都定时汇钱回家。她常常在电话里鼓励妹妹:“你一定要学好英语,我就是不懂英语,不然可以挣更多的钱。以后有机会,你也来迪拜工作,这里太繁华了……”孙丽还寄回了很多照片,看着姐姐在美轮美奂的棕榈岛、全世界最昂贵的帆船酒店的留影,孙琦深受鼓舞,在大学里苦学英语、外贸等方面的知识。

  2007年底,孙丽连续两个月没跟家里联系。正在孙琦心焦不已的时候,2008年初,她突然接到了段娜的电话:“我刚从迪拜回来,你姐姐在那边被逼迫卖淫,还欠了别人好多钱!……”

  孙琦和父母吓坏了,他们请求段娜带他们去迪拜寻找孙丽,可段娜说:“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去那个鬼地方了!”她挂断了电话,再也联系不上。

  孙家二老急得抱头痛哭,而孙琦经过一夜考虑,决定亲自去迪拜寻找姐姐!当时,她已毕业半年,在广州做服装外贸员,待遇不错,还和一个名叫阿铭的广州男孩在热恋。但是,姐姐有难,她无法坐视不理。2008年5月,她办理好个人旅游签证后,来到了迪拜。由于旅游签证只有30天有效期,她决定先找一份工作,稳定下来再寻找姐姐。

  可在异国找工作谈何容易?一连十几天,孙琦屡屡碰壁。而迪拜的住房费用很高,住酒店每晚得1000迪拉姆(约2000元人民币)。她只好到廉价旅馆里租床位,一间屋子大概有10个床位,每月价格是800~1400元人民币。

  到迪拜的第25天,就在孙琦即将绝望的时候,男友阿铭终于给她带来了好消息——广州一家服装公司驻迪拜办事处急需招聘一名贸易业务员。原来,孙琦去迪拜后,阿铭一直通过人才市场、网络招聘等帮她搜集信息。由于他事先跟广州那家服装公司沟通过,孙琦很顺利地应聘到该公司迪拜办事处上班,并办理了有效期为2年的工作签证。从此,孙琦每天早出晚归,一边跑业务,一边打听姐姐的消息。后来,有好心人建议她去大使馆登记寻人启事,因为只要孙丽还在迪拜,必然会去那里续办签证。

  万分痛心!

  失足姐姐竟破罐子破摔

  2008年6月底的一天下午,孙琦果然接到了大使馆的电话,通知她孙丽正在那里续办签证。姐妹相见,彼此都激动得潸然泪下。在妹妹的追问下,孙丽含泪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原来,孙丽到迪拜后,头3年一直在君翔酒店打工。但2007年5月,君翔酒店突然倒闭了。其他的老乡都在劳务公司的安排下回国了,孙丽和段娜却想多挣点钱,决定留下来继续打工。她俩通过中介应聘到一家新建的酒店上班,老板是当地人,名叫Naky。

  不久,Naky要求孙丽、段娜以及其他20多名来自俄罗斯、越南等国家的女服务员,各购买一套酒店公寓。他声称这样做是为了培养一批忠实的酒店骨干。每套公寓总价100万迪拉姆(约200万元人民币),每名女服务员可以只先交10万迪拉姆,再由Naky垫付4成,其余5成从银行贷款。Naky还承诺,只要买了公寓,将和她们签订10年劳务合同。

  由于那些公寓比市场价低不少,段娜和其他外国女孩手头也都有一二十万积蓄,所以她们纷纷跟Naky签订了合同。可是,孙丽这些年挣的钱大多帮衬家里了,手头只有5万迪拉姆。段娜劝她说:“你找老板多借5万吧!你今年都25岁了,还不为自己想想!”

  当时,迪拜的房产十分红火,楼价半年就能翻倍。孙丽自然也想发财,加上Naky放出话说,如果不买公寓,就辞职走人。她怕失业,更不愿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最终也咬牙购买了一套公寓。这样,她借了Naky45万迪拉姆,还从银行贷了50万迪拉姆。而当时她的月薪是1万迪拉姆,Naky每月直接从她的工资里扣掉3000迪拉姆还债,她还要拿出4000迪拉姆还银行贷款,剩下的由她自己支配。

  孙丽算了一下,自己只需坚持工作10年,便可供完房款。这令她很兴奋,常常和段娜一起畅想美好未来:在迪拜找个男朋友,结婚成家……然而,她们万万没想到,接下来是一个又一个的陷阱!2007年8月,Naky突然向孙丽等20余名女服务员宣布,由于酒店生意不太好,她们必须搞“促销”,即向客户提供性服务。一开始,孙丽等人都不服从,Naky便以各种理由大幅度减薪,令她们无力再供房。一个越南女孩哭着抗议说:“我宁愿不要房子也不卖身!”Naky恐吓她道:“你不要房子可以,欠我的40万必须马上还清,否则你就等着坐牢吧!”还有个非洲女孩想跑,被Naky的手下抓回来打了个半死。一次,非洲女孩偷偷报了警,说Naky逼她卖淫,可Naky“神通广大”,警察不仅没调查他,反而以涉嫌卖淫的罪名将非洲女孩关押了15天。回来后她还是得乖乖地到Naky的酒店上班,按合同还债。

  种种反抗以失败告终后,大家绝望了。一个俄罗斯女孩无奈带头搞起了“促销”,Naky立刻给她加薪。渐渐地,非洲女孩、越南女孩、段娜等人也屈服了。2007年10月,孙丽也沦为了卖淫女。被人玷污的那晚,她在自己的公寓里号啕痛哭,她觉得对不起家人,又无法回国,从此不敢跟家人联系。

  2008年1月,Naky的酒店突然来了一帮警察,将正在卖淫的孙丽等人抓走,酒店也因为从事色情生意被关闭整顿。这样一来,孙丽等人与Naky签订的10年劳务合同便作废了,但她们与银行、Naky的借贷协议却是合法的,必须还钱。在迪拜,如果外国人犯了卖淫、盗窃等罪,通常得坐1至数月牢,然后被遣返回国;但如果还欠了债,就不能回国,坐牢出来后必须挣钱还清债务,或者让家属拿钱来“赎人”,否则只能因“欠债罪”再次被关进牢狱。

  孙丽等人坐牢后,由于没有收入,还不起房贷,银行收回了她们的房子并转卖。即便如此,她们仍然欠着Naky的债务。段娜坐牢后,害怕极了,赶紧通知了家人。不久,她的父母就筹足了钱,来到迪拜“赎”她。2008年1月底,她回国后及时通知了孙丽的家人,但因为这事极不光彩,她也不愿多说。

  孙丽知道家里穷,不可能帮她还债,所以不敢与家人联系。2008年5月初,孙丽等人出狱了,而此时Naky的酒店已重新开业,他立刻派手下将这些女孩“接”回酒店继续上班。监狱生活让女孩们后怕不已,她们只想努力工作还清债务后早日回国。就这样,她们又落入了Naky的魔爪……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