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道理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学生故事网 > 名人故事 > 名人励志 >

好声音背后的女人杨媛草:穿着高跟鞋去战斗!

来源: 小学生故事网 时间:2019-07-20 13:04 admin 点击次数:



梦想这种东西说说容易,找到方法去坚持却很难。   2012年夏天国内最火的电视综艺节目是什么?毋庸置疑,是《中国好声音》。浙江卫视借此一举上位,制作公司灿星名利双收,众导师更是赚得盆满钵满。如是,业内笑称,《中国好声音》可更名为《中国好生意》。可外界鲜有人知,这一切定夺权皆掌握在一个小女人手中。   她就是杨媛草,IPCN国际传媒总裁,重庆美女,80后,业内名唤“小草”。   背后的女人   Alexander McQueen的高跟鞋、Burberry风衣、Chole的包、混血儿般精致的脸。不,这不是在拍时尚大片。镜头拉开,伊人身边竟簇拥着朴实的农民工大哥,背景赫然是南京火车站——她本应出现在高雅场合,奔波,却是她最常见的工作状态。   “哗”这边衣服拉开问:“你要不要?”不要?那边衣服拉开,“你要不要?”不要?“我箱子里还有呢。”   这场景真像是卖盗版碟的,但其实她卖的是版权。   《中国好声音》的节目版权,属于荷兰节目《The Voice》。2011年,杨媛草从原版权方荷兰Talpa公司手中买断该模式在中国地区的独家发行权后,将其制作权授予灿星,播出权授予浙江卫视。   版权意味着什么?   先看一组《中国好声音》的数据:从首期播出到总决赛之夜,短短两个多月,收视率从1.47%飙升至冲破5%——这是七年前《超级女声》也没达到过的提升速度。事实上,目前全国能达到1%(收视率)的电视节目都屈指可数。由此带来广告效应,节目广告从每15秒15万元迅速涨到最高116万元,再加上6000万元以上的冠名费,保守估计,每期仅凭广告就能带来1600万元收益。   不仅如此,一边是冯小刚、姚晨、李玟等名流明星追捧,万人空巷大众热议,另一边则被广电总局点名表扬,《人民日报》盛赞——这在国内电视综艺圈堪称史无前例。以致《中国好声音》刚一出世,就俨然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综艺节目之一,甚至被诸多业内人士当作研究对象。   在各种“扒皮”分析中,“节目模式”作为《中国好声音》爆红的关键词被屡屡提及,一本名为“节目模式宝典”的小册子更被传得神乎其神。   它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功夫秘籍,事无巨细地记录了节目宗旨、操作流程以及舞美灯光等所有细节。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利用好制作宝典,哪怕是对于节目制作没有任何概念的人,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和时间,都能够将这一节目模式70%至80%的内容实现。”   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好声音》因此一夜爆红。而从浅显的意义上去理解,杨媛草卖的版权,就是国外成熟优秀的节目模式,就是“宝典”。   带着广告上门   在《中国好声音》爆红之前,杨媛草就被圈内人戏谑地称为“达人秀的亲妈”。   “国内的制作习惯是节目做完之后大量的东西都扔了,留下的也只是在各自的脑海里,还没有人能够把所有的材料搜集整理并编撰成一本制作宝典。”   中国电视产品没有“宝典”,却从不缺乏创意——创意值不值钱?   杨媛草的名字,取自“离离原上草”,意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1980年出生的杨媛草在重庆十八梯长大,父亲曾在四川川剧团工作,于上世纪90年代下海经商,做塑料生意,母亲也是一名生意人,所以见多识广的父母从未对她进行打骂教育,而是“散养”,因此她在很小的时候就显露出一个领头人的范儿。她18岁那年,外婆和父亲接连故去,命运一下子就催熟了这个女孩。为了更好地照顾妈妈,那一年,她拒绝了大学的保送名额,决定留学。为了拿到足够的托福分,她每天早上溜去滨江公园学外语。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她拿到600多的托福考分,成功拿到卡迪夫大学传媒专业的录取通知书。   18岁,她只身赴英国留学,2003年硕士尚未毕业就凭借自己制作的《国际学生》拿到BBC新闻新人奖。当时教授开玩笑说,应该改为“最佳生存奖”,因为班上三名亚洲学生,日本学生留级,韩国学生退学,只有来自中国的杨媛草坚持到了最后。她却说:“我其实从不在意自己到底吃了多少苦,就像一个行者不会在意他身上有多少伤疤,却永远记得看过的每一道风景。”   2005年,杨媛草辞去年薪5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60万元)的优厚工作,创办英国野草影视制片有限责任公司。25岁的她的梦想,是“让中国传媒走向世界”。   她雄心勃勃要做原创电视节目。野草第一个项目就是专题片《挑战异文化》,大获成功。2006年,野草又原创了两档真人秀节目。在此期间,杨媛草蹲在北京好几个月,住在秀水对面100多块钱一晚连窗户都没有的小旅馆,吃4块钱一顿的饺子,每天不知疲倦地带着样片去不远处的中国大饭店跟各色人等开会。终于,两档节目都跟国内电视台签署了意向性合同,其中一档甚至还拿到摩托罗拉100万美元的赞助。   但是,节目落地前最后一刻,还是没能拿到批文。   那是她跌得最重的一次。2007年元旦后的一天,电视圈内一个前辈邀请辛苦奔波的她去做按摩。谈笑间,前辈的手机响了。挂断电话,前辈没说话,她也沉默了。就在那一刻,她知道这两档节目被判了死刑。以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转过头,杨媛草默默流泪。   彼时她27岁未满,年轻,且天真,也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创意这么好的节目,一句话就被彻底否定。   尽管电视圈内某大佬半开玩笑地说,“我们从不歧视小孩儿”,但面对那些摸爬滚打数十年的领导和同行,彼时杨媛草的确是个小孩儿。   就像《知识产权法》不保护“创意”一样,节目仅有创意没有模式,很难令人信服。又或者如她反思,“就像开一家服装店,你有很好的原创品牌,但没有名气,就卖不出去”。   结束了野草公司,她将自己放逐到遥远的加勒比海——阳光、海水、沙滩。数月之后,她想明白一件事,人生不是单行线,一条路走不通,你可以转弯,“远方的目标不会变,但有时候不能从A直接到B,我就先到Z。”   Z是,“我可以先引进版权,学习经验,积聚人气,再重新走回原创之路”。   人生奇妙。看似被迫转向,却让杨媛草投身版权模式引进与经营这片蓝海。而事实上,早在2006年底一次战略投资会议上,杨媛草就已提出中国市场的不确定性,不能进军,需要导航。正是这次发言,让她打动了在座的英国最大商业电视台ITV前任首席执行官Mick Desmond。   各种涓滴兜兜转转汇聚成河。2007年10月,IPCN国际传媒成立,致力于将国外优秀电视节目版权及内容引进中国。Mick成为杨媛草重要的合作伙伴。   此前野草公司带给杨媛草丰富的国内资源和人脉,而Mick,他有在ITV长达25年的工作经历,在欧美有很广的人脉资源,对各种节目模式掌握得很清晰——这样的搭档组合不可谓不犀利。   一个英国电视人说:“在中国卖模式版权非常困难。我曾经遇到的情况是,他们说‘不,谢谢’,然后下个月,一个相似的节目却在中国电视上播出了。”又譬如2008年初,IPCN第一笔买卖,杨媛草将《以一敌百》节目模式引进到湖南卫视。相对当时国际市场上好的节目模式已被炒到天价,湖南卫视方面开出的版权价格却非常之低,以至于第一次会面后,荷兰人就拉住杨媛草抱怨:“为什么我的公司要和中国做生意?”“当时我们开玩笑说,如果多飞几次过来谈业务的话,连飞机票钱都不够了”。   在知识产权概念极其模糊、播出平台又异常强势的中国市场上,版权该怎么卖?   杨媛草通常是“带着广告上门”:找东方卫视合作《嘉年华美好时光》时,她带来了福特的商业冠名;与ICS(上海外语频道)合作《Cool Edition》,赞助商是英国旅游局……她善于利用已有资源,由此形成IPCN“依托节目内容整合商业营销”的模式。   市场需要培育。《以一敌百》的引进开启先河,但直到《中国达人秀》爆红,包括央视在内的国内电视台才开始真正试水海外节目版权引进。   2010年10月10日,东方卫视第一季《中国达人秀》总决赛,上海本地收视率达34.88%,而央视春晚的收视率也不过17%。当晚,当第一季《英国达人》冠军保罗·帕兹站在上海八万人体育场的舞台上唱起《今夜无人入眠》,曲毕,下台,掌声雷动,杨媛草一下子瘫倒在地。   此刻冲进她脑海的,是2010年4月8日她从伦敦飞到上海,再转机广州,与宝洁公司连续72小时不停歇的谈判;是宝洁敲定千万元级的赞助后,她马不停蹄地与东方卫视接洽;是随后整个节目制作过程中她和她的团队不眠不休地忙碌;是她与包括保罗·帕兹在内的演出明星的经纪公司联系、合同谈判、签证申请、机票预订、乐器运输……她放声大哭。   穿着高跟鞋去战斗   不放弃,不急躁,更不贪婪。《中国达人秀》之后,IPCN在节目模式谈判上拥有了更多议价权和选择空间。尽管播出平台依然强势,尽管节目模式的价值占电视节目制作成本的比例,距离国际水准还是很远,杨媛草却更看重“平衡”,“不就是你欺负欺负我们,我们欺负欺负你吗?你欺负狠了,我们就不做了;我们欺负你狠了,我们不就被赶出去了吗?”   “你看过木偶戏吗?演员在幕后通过提线操控木偶。我感觉我就是那个演员,并不是说我要去操控谁,而是操控我自己做事的方式,什么时候该用力放出去,什么时候该收回来。”   在最具中国特色的城市生长,又在全球最具创意的城市成熟、壮大,杨媛草最大的优势就是对中西文化的贯通,和对中西商业游戏规则的理解。   既要尊重国际游戏规则,又要迎合本土市场。有立场,却不固执。   IPCN首先是一个“买手”。作为买手,杨媛草会先剔除对中国市场不感兴趣的节目版权拥有者。每周三,IPCN在伦敦和上海的团队定期有一轮选片大会,会过滤几十个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电视模式,最后交由管理层定夺。   成功取得节目模式版权之后,IPCN的角色更像是“宝典”的“解码者”。“宝典需要我们的创意翻译,不仅是一字一句的翻译,而是将其DNA提炼出来后准确地传递给本土化的团队。另外我们还会去揣摩宝典中哪些规定是可以改动的,哪些地方是可以本土化的,哪些地方是必须要遵循的。比如欧美的《达人秀》到了半决赛时是日播的,但到了中国就变成周播的了,这就是我们协调的结果。”   而在确立节目内容策略之后,更重要的就是对节目品牌和商业品牌的整合营销。在杨媛草看来,买个好节目,买的并不只是一本宝典,也是西方电视产业精密的生产流程,以及在节目版权上的营销意识。   在制作层面,IPCN也会给予制作团队辅助。譬如那英在《中国好声音》第一期就兴之所至,脱鞋上台与学员飙歌。荷兰版权方的顾问并不认可,认为这样的招数应该等到第二期再用。但是最终节目效果很好,杨媛草就会扮演居中协调的角色。   “老外喜欢问我中国市场为什么这么难打开,我回答说因为你不穿高跟鞋,找不到着力点。”这是属于杨媛草的英式幽默。   她可以优雅端坐在伦敦天空下和英国贵族欣赏马球,也能畅快淋漓地在路边摊来上一顿火锅。从节目版权方、版权营销合作方、电视台到赞助商、赞助商聘请的媒介购买公司,她可以每天脚踏高跟鞋去战斗,从不喊累。她亦能够在价值不菲的手提包里塞进一双平底鞋,随时准备着为在交通拥堵的城市换下高跟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地铁赶下一场会议。去外地出差的时候,一上出租车,她就会立刻和司机搭话,询问他们喜欢看什么电视节目,讨厌看什么。   再回到开头那个问题,创意究竟值不值钱?广受欢迎的《超级女声》和《非诚勿扰》等节目身上,都能找到海外电视节目创意的影子。但正因为此,它们在国际节目版权交易市场上并不受认同。   “国际化的题材可以用中国的方式来打造,中国的题材也可以采用国际化表达。”这就是杨媛草最初的梦想——把中国原创的节目模式版权像《The Voice》一样,卖到国外。   她记得看过的每一道风景,更从未忘却前行的方向。从“野草”到“小草”,她的梦想只会更加强韧。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