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道理
小故事大道理

解放前夕国民党蓄谋的惊天大案

来源: 小学生故事网 时间:2019-08-14 16:26 admin 点击次数:

1949年5月3日,乘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的雄威,杭州城和平解放了。杭州作为一个国民党重兵把守的城市,没费一枪一弹,未遭受丝毫破坏,成为继北京之后,又一个完整地被解放的城市。

  美丽的西子湖畔如今依然绚丽多彩,人们和煦安详地生活在这人间天堂里。然而曾在这片天堂乐土之下,在光明来到前夕,杭州城内却暗潮涌动,孕育着一场正义与邪恶、保护与破坏、革命与反革命的腥风血雨。经过60年的历史尘封,国共双方的当事人大多已离世了,然而这一切却永远地铭记在一个老人的心上。

  在全国解放六十周年即将来临之际,这位老人讲述了一幕惊心动魄的往事……

  位于杭州中心区的宝善桥,是国民党部队第六军械总库三分库,我当年是分库的中尉书记官,由于受进步思想的影响,对当时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早已深恶痛绝,日夜盼望着人民解放军早日打进杭州。当时蒋介石已经下野,由李宗仁代理总统,任命张居远为浙江省主席。由于中共地下党早已对其做了大量的工作,实际上杭州城的局势早已在中共的掌控之下。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四月31日清晨,我按常规对军械库进行巡视,突然看见当时留下护库的士兵,在警卫连长的带领下,迅速地在军械库四周布置炸药,我十分惊愕!

  “是谁叫你们干的?”我急忙质问警卫连长道,连长指了指库长的办公室,说是上面的命令。我立即明白了,这次行动,库长一直对我封锁消息。我知道这时库里还存放有TNT炸药、轻重武器、弹药、炮弹等总计约6000吨的战斗物资,一旦发生爆炸,后果不堪设想,整个杭州城也将面临危险。我本能地欲加制止,可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文职军官,无法命令他们停止行动,而且这命令是库长直接下达的,我无权过问。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如果我听之任之,杭州的百姓就将要遭受一场浩劫,无数生灵将遭涂炭,天堂瞬间将变成鬼蜮。想到这,我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当时的库长名叫何沖南,五十岁左右,此人是国民党的忠实走狗,平时我与他的关系就不融洽,他一直视我为异己,并派人在暗中监视我的行动,要他停止行动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时间在分分秒秒地逝去,忽然我想到了对策,上前对正在布线的士兵展开了心理攻势。这些士兵大都是苏、皖两省北部的农家子弟,并且都是因为被拉壮丁才迫不得已来这里当兵的。我对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明了利害关系,最重要的是人民解放军已大兵压境,杭州解放指日可待,加之平时我对他们亲如兄弟,一点也不摆当官的架子,最终他们全都站在了我这一边,终于放弃了爆破军械库的行动。

  这时早已有人报告到了库长那里,他对我恨之入骨,千方百计地要把我干掉,怎奈这些兄弟随时都在我的周围,就连警卫连长也无条件地听从我的指挥,让他无从下手。

  为防不测,我命令护库的士兵在四周的围墙上拉起铁丝网,用沙袋筑起了防御工事。又从库里调出两挺机枪,架在制高点上。

  一切刚刚布置妥当,忽然一辆美式吉普驶进军械库,下来的是一个穿少将制服的军官,进门后立即直奔库长的办公室。

  “怎么到现在还不动手?”这家伙脱下雪白的手套,不断地敲击着左手掌,傲慢地喝道。

  屋内的空气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但此时周围都是我的兄弟,大家目光不由得朝我脸上瞄着我沉住气,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库长的表情,只见他紧绷着的脸忽然闪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诡笑,朝我这边努了努嘴。

  “哼!你问他。”

  说着,又回头扫了少将一眼。

  此时少将气急败坏地挥起了手套,指着我吼道:“你是什么人,敢不执行命令,给我拉出去毙了!”

  此时,屋内的空气一下子就像点燃了似的,“噌”的一声,大家一下都拔出了手枪,七八把枪一齐对着少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他面色惨白,浑身像筛糠一样颤抖着,一下子瘫倒在地。

  “干掉这家伙?”我当时也非常犹豫,因为这一切行动都是自发的,我只不过是一个临时组织者。我没有接受任何人、任何地下组织的指示,完全是凭着自己的良心办事,何况我更不想杀人,于是,便下命把他五花大绑地捆起来。

  看到他当时的可怜相,第二天我就把他给放了,没想到,这是放虎归山。很快,来了两卡车武装部队,包围了军械库,企图强制执行爆破任务,并点名要我出来。我想要是让他们进来,非但我性命不保,就连半个杭州城也让他们毁掉了。我们占有有利的地形和坚固的防御工事,居高临下,此时他们完全暴露在我们的火力之下。我操起机关枪,枪口朝上来了个点射,大声喊话道:“限你们三分钟之内立即撤离,否则老子的枪口朝下横扫,让你们全部报销!”他们一看这阵势,知道占不了便宜,也就无心恋战,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跑了。

  老人一口气说到这,才稍停了一会,快九十高龄的他,仍然背不驼,气不喘,端起放在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这时一直在一旁倾听的老伴插了话:“你这点事都说过好几遍了,每次政治运动中,你都要写详细材料。可至今也没人表扬过你啊!你这么大的功劳组织上认可吗?他们知道吗?”

  “怎么不知道啊!”老人固执地说道,“解放这么多年来,历经了那么多的政治运动,我这样一个从旧社会过来的人,从没有在一次运动中受到过政治打击,还被放在重要的岗位上。五八年‘大办钢铁’省委从基层抽调干部到省委成立‘冶金指挥部’,我被选中了。当时对选调干部的要求很高,要求‘业务上能独当一面、政治上绝对可靠’,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是吧,你就臭美吧。”老伴笑着,口音中仍然可以听得出是杭州味。

  我看老人仍然兴致很高,便继续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那就更热闹了。”老人又继续说着:“兵败如山倒,这帮兵当时是连滚带爬地撤走了,根本没有士气了。”

  第二天分库长何沖南领来了一批穿国民党制服的军人,自称是解放军的外围组织,要来接收军械库。他们对所有护库官兵,都给予加官进衔。库长唯独对我阴阳怪气地说道:“老兄,你年轻有为,我们这庙小了,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

  要我另谋高就?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样的局面,可就在此时,在这支接收队伍里,我发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我在头脑中飞快地搜索着——哦!我想起来了,这几个人经常出入杭州的“大世界”、歌舞厅和溜冰场,他们是杭州军官总队的“花花公子兵”。我心里明白了,原来这是批假冒的解放军。可在当时情况下,为了安全起见,我不能说什么,只有打点行李走人,而且越快越好,如果我还能活着走掉的话。

  就在他们上演着一场加官进衔、论功行赏的闹剧,还未来得及结束时,真正的解放军就接管了军械库,为首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兵团后勤部政治处的政工科长,名叫丛汉臣(解放后为杭州市第一任制氧机厂和杭州照相机厂的党委书记)。

  此时库长已经吓得面如土色,只有躲进办公室听候发落了。

  按照要求,我把保存的所有档案资料完整地交给了军代表,并且把所有在库人员名单登记造册。第二天,解放军开始把所有军需物资安全转移了(十几辆车运了半个多月)。至此我终于完成了一项造福于杭州人民的大事。功过任人评说,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我一生生活清贫,甚至,最后我连离休的待遇都没有享受到,但我内心深处是安宁的。老人说到这禁不住有些激动起来,两眼闪耀着熠熠的光辉……

  是啊,听了老人的叙述,笔者在想,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自古创造时势的英雄,被人千古传唱,流芳百世。而眼前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可能连一颗尘埃也算不上;可能在历史档案馆里,也找不到有关这一事件的任何记载,然而对历史的缅怀,会让我们更加热爱今天的安定生活,对于像我们这些远离战争、远离苦难的一代人来说,这种回忆和铭记显得尤为重要。我愿意尽个人的微薄力量,用这单薄的文字来表达我内心的敬意,以此来纪念那些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做出贡献,而一生默默无闻的“无名英雄”。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