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道理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学生故事网 > 历史故事 > 皇帝故事 >

田公公的逆天计划

来源: 小学生故事网 时间:2019-07-20 14:20 admin 点击次数:
一、皇上不行了   这一年秋天,皇上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太医院王太医急忙赶来诊治,一番望闻问切后,正要开口,只见一旁伴驾的司礼监秉笔太监田义向他使个眼色,意思是出去再说。   这时皇上正在睡觉,旁边只有田义和几个宫女伴驾。司礼监权力极大,何况田义对王太医有恩,王太医就跟着他来到东厢房。房里空无一人,田义轻轻把房门掩上,对王太医说道:“圣上究竟得的是什么病?”王太医回答:“也不是大毛病,只是普通的伤寒,没有大碍。今晚看上去会更严重,但是到明天早上,一定会大为好转。”   一听这话,田义略一沉吟,忽然就跪倒在地:“天下兴亡,都在太医一人身上了!”田义位高权重,王太医哪里敢受这一跪,连忙扶起田义来:“田公公,有话慢慢说。”   田义站起身,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原来当朝圣上生活奢侈,今儿个修宫殿,明儿个采珍玩,都需要花费大量银子。但宫中内帑不够用,如果要动太仓国库的银子,就需要走一套程序,先由朝臣廷议,最后首辅阁臣沈一贯会上奏折,说一番“陛下应勤俭节约”云云,这才能拨一点点。皇上一想,你们不给我钱,我就捞外快!怎么捞呢?他就给各地矿产加了个“矿税”,然后派一批太监充任各地矿监,监督征收。而这些太监们收来的矿税,自然就入了皇上的腰包。   可太监们也不是吃素的,在各地横征暴敛,搞得民不聊生,征来三,只上交一,剩下的都入了自己腰包。因为扰民太过,各地起了不少民变。官员们都纷纷上书废除矿税,可皇上怎会断了自己的财源,就把奏本堆在了司礼监,不闻不问。这就应了那句老话,皇上不急太监急,田义看着这些奏章堆积如山,知道再不废除矿税会出大乱子,所以就找王太医了。   王太医听罢一声苦笑:“田公公,我就是个瞧病的大夫,找我有啥用?”   田义压低嗓门,说出一计。刚说完王太医就跳起来了,这是要逆天啊!   难怪王太医吃惊,田义的计划是这样的:其实皇上也知道矿税不合理,有一回他对随身伴驾的田义说,等朕宾天时,一定会在遗诏里废除矿税。现在嘛,钱还不大够花啊。田义要王太医不要说实情,皇上问的时候,就说看上去好像是伤寒,只是有点奇怪。表露的脸色一定要沉重,皇上这人一向怕死,一定会下遗诏的。等他好转了,木已成舟,他也没办法。   王太医一听就傻了,自己隐瞒病情,一旦被发现就是欺君之罪啊。田义连忙安慰他:“哪个医生看病都难免会看走眼的,皇上一定不会怪罪你。再说,矿税之害天下皆知,一旦废除,功在千秋啊。”   王太医毕竟也是个忧国忧民的人,一咬牙就答应了。他推开东厢房的门往外走,忽然看到门口站着个小太监,不由就冒出了冷汗。刚才房中所谈一句都泄露不得啊,被他听到就糟了。田义见了不由呵呵一笑,凑到他耳朵边上说:“这是我的心腹,叫怀诚。是我让他在门外守着,防止别人偷听的。他的姐姐、姐夫本来有田地有资产,不料被税监陈奉看上,不但抢夺了所有田地来开矿,还杀了他姐夫,霸占了他姐姐。我就是从他口中才知道,税监为害到了这种程度,这又比那些奏折可信多了。”   别看怀诚年纪不大,为人却机敏,赶过来就给王太医见礼。王太医见怀诚少年老成,不由大生好感。   当王太医再次来到皇上病榻前时,皇上已然醒了。他果然按田义所讲,吞吞吐吐说是伤寒,脸色大为沉重。要说这皇上,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死啊,不然也不会平时找一帮子和尚道士研究长生之术。他一看医术最好的王太医这种表情,而且感觉身子越来越重,不由就想安排后事了,便紧急下诏:宣首辅大臣沈一贯觐见!   二、皇上后悔了   这就是要颁遗诏啊。这时候已然是半夜,沈一贯匆匆赶来了。其他朝臣的政治嗅觉也很发达,都挤到朝房里等消息。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非常时期,遗诏里将会有一些重大变革。果然,皇上口述的第一条遗诏,就是废除矿税!沈一贯匆匆记下来,虽然现在皇上即将大去,他还是压抑不住狂喜,因为矿税这种事实在是祸国殃民啊。写完后,皇上命司礼监田义取来玉玺,盖上了。沈一贯看一眼田义,彼此心照不宣。其实就凭田义还没这个胆子,他是和沈一贯两人合谋搞了这么一出戏。   接下来,沈一贯把遗诏带到朝房,让其他朝臣看。大家也是嘴上不说,暗地里兴高采烈。其实朝臣和税监争斗已久,早就想把矿税废除了,但是税监们的后台老板是皇上,斗不过啊。现在他们就等着天亮以后,把遗诏发到各衙门,然后把废除税监之事颁行天下了。   再说田义,回到住处这个高兴,让怀诚请来王太医,两人喝上了。这时候天就快亮了,他们两个都有了几分酒意,不由蒙蒙打起了瞌睡。忽然间,就听怀诚一声惊叫:“田公公快醒醒,皇上派太监去朝房了!”   田义一拨棱脑袋醒过来,只见怀诚面带惊恐:“刚才我看见不少太监从咱们房外经过,我一问才知道,皇上在后半夜觉得身体大为好转,根本没有性命之忧,竟然对废除矿税大为后悔,派身边太监去朝房讨回遗诏。沈一贯和大臣们压着不给,皇上竟连续派了十几拨太监去要。刚才这一拨,皇上下了严令,讨要不回遗诏,就都自裁。”   田义听了就是一跺脚,他知道沈一贯这人要胆子有胆子要智谋有智谋,可就是心太软!这道遗诏留不住,可就前功尽弃了。他起身就要往朝房跑,想阻止沈一贯交回遗诏。这时王太医也醒了,见状慌忙拦住田义:“田公公去不得,你一去就由暗转明了,皇上有可能会追查到你我头上!”可田义说了句:“顾不得了。”就跑了出去。   可当田义匆匆赶到朝房,还是迟了。沈一贯果然如他所说,心太软,眼看黑压压一群太监在自己面前磕头磕到出血,再想到这些人就要身首异处,实在是不忍心,一咬牙,把遗诏交了。田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冲进去指着沈一贯就骂:“你这一个不忍,让百姓又加了多少年涂炭!”沈一贯这时也后悔上了,连连扼腕:“我愧对天下人,我,我辞职!”   三、皇上怒了   还没等他辞职呢,出大事了。皇上的病第二天就好利索了,以王太医的医术,不会连个伤寒都看走眼吧,害得自己差点儿吓死自己。又联想到田义在朝房的举动,皇上就觉得这里有事,再找来宫女一问,果然王太医看完病后,曾和田义密谈过一阵子。皇上并不傻,他意识到自己被骗了,立刻派锦衣卫把田义和王太医捉拿下狱!

上一篇:红粉泪

下一篇:敢与皇帝争第一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