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道理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学生故事网 > 鬼怪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黑洞冤魂

来源: 小学生故事网 时间:2019-07-08 06:09 admin 点击次数:

 一

  龙再生的公司破产了。短短一年时间,他赔光了自己的全部资产,老婆安琪也赌气回了娘家。

  黑洞冤魂这天,悲观绝望的龙再生独自在家中喝闷酒,喝到七八分醉的时候,肖青山敲响了他家的门。肖青山是龙再生的高中同学,两个人关系一直都非常要好。两年前,肖青山贪污挪用了单位三百多万公款,跑去澳门赌博,结果全输光了。肖青山当然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他跑到龙再生的家里借了五万块钱后,便潜逃走了,从此杳无音信。

  此时的肖青山一身名牌、西装革履,只是他的脸色灰暗,气色不是太好。一进门,肖青山便从随身的皮箱里拿出一捆钞票递给了龙再生,说:“这是十万块钱,五万是我两年前借你的本金,其余的钱就算是我支付给你的利息好了。”龙再生惊讶地看着那一捆钞票,竟然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回过神来的龙再生忙请肖青山在酒桌前坐下,他又去厨房里炒了两个小菜,两人边喝酒边叙旧。龙再生问肖青山说:“现在全球都闹金融危机,你是靠做什么生意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发达起来了?”肖青山说:“我在缅甸倒腾玉石。”龙再生以前也听人说起过缅甸玉石生意,据说那是个可以让人瞬间暴富,也能让人片刻间倾家荡产的买卖。听肖青山的意思,他现在的生意做得非常顺利,于是龙再生便有心跟着他一起干。没想到,他却被肖青山一口拒绝了。

  遭到拒绝后,喝醉的龙再生气愤地将酒杯摔在地上。

  酒桌上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肖青山拍着龙再生的肩膀说:“你别生气,不是兄弟不想拉着你干,我那生意实在不是人干的啊!”龙再生却并不买账,他气呼呼地说:“咱兄弟同生死共患难,当初如果不是我出资帮你逃走,现在你可能已经在监狱里面了。”听到此话,肖青山的脸色马上灰白起来,他沉思片刻后说:“好吧。你既然非要干,那你就先去帮我办点事。”

  见肖青山答应了,龙再生忙兴奋地举起另一只酒杯说:“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你肖总一句话,我义无反顾!”肖青山淡淡地说:“不用你上刀山,也不用你下火海。你四处去打听一下谁家刚死了人,然后把那死人的尸体买回来就可以了!”

  听完肖青山的话,龙再生一下子便傻了眼。买死人尸体和肖青山的玉石生意有什么联系呢?

  二

  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过个把月的时间,龙再生便通过几个盗墓人的手,从偏远的农村帮肖青山买回来十几具冰冷的死人尸体。

  这天夜里,龙再生刚刚睡着,肖青山便打来电话:“你马上穿衣服出门,我们今晚就开车到缅甸去。”龙再生慌忙穿衣出门。他看见门外停着一辆挺大的冷藏车,肖青山坐在驾驶室里正向他招手。这一路上,肖青山一句话都不说,他铁青的脸色看得龙再生心里直发毛。天亮的时候,汽车已经来到中缅边界线上。肖青山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他拐过几条小路后,汽车便绕过了检查站,开出了国门。汽车在缅甸凹凸不平的土路上又开出三个多小时后,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山坡上停下来。肖青山说:“就是这里了,下车吧。”龙再生看着长满热带树木和杂草的小山坡,疑惑又不安地问:“这……这里怎么连个人都没有?”肖青山诡异地笑了一下说:“人,我们不是已经带来了么?”

  肖青山下车后,打开冷藏厢的门,龙再生看到车厢里摆放着他给肖青山买来的那十几具死尸。只见肖青山双手合拢放在自己胸前,对着那些死尸口中念念有词。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车厢里面的尸体竟然都动了起来,他们迈动着僵硬的步子,从车厢里面走下来。肖青山看了一眼被吓得目瞪口呆的龙再生说:“我对你说过的,我这生意不是人干的。”

   三

  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肖青山指挥着那些没有生命的死尸们盖木屋、开矿、采石。然后,肖青山再开车将采集来的玉石原石卖到几十公里外的一个玉石加工厂。肖青山就是靠这些不用吃饭和睡觉,也不用开工资的死人尸体暴富起来的。

  龙再生有好几次都想要离开这个恐怖的死人矿场,但是每当他看到肖青山带回来的那些整捆整捆花花绿绿的钞票时,就又强忍着内心的恐惧留了下来。因为肖青山答应过龙再生,只要他在这个玉石采集场工作够一年后,就支付给他一百万的酬金。龙再生一直都没敢问,肖青山是如何学会驱赶和指挥僵尸的本领的。因为自从来到缅甸的这个小山坡上后,肖青山便整日阴沉着脸,几乎一句话都不说。有时,当肖青山站在那些僵尸中间去指挥他们工作的时候,龙再生甚至怀疑肖青山本人就是一个会走动、会说话的僵尸。

  这一天,是中国人的春节,肖青山卖玉石原石回来的时候破例地带回两瓶中国的茅台酒。龙再生和肖青山对坐在木屋里的桌子前,几杯酒下肚后,肖青山突然说道:“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学会指挥这些僵尸的?”龙再生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肖青山告诉龙再生,他两年前从国内逃到缅甸后,就用从龙再生那里借来的钱开始做玉石生意。也许是肖青山时来运转的缘故,一年多后他就赚到了五六十万。肖青山原本是想等赚到足够的钱后,就回国去偿还上被自己挥霍掉的公款,然后过太平的日子。没想到,那天他去出售原石回来的路上,被一伙歹徒给劫持了。那群歹徒不仅抢走了肖青山的钱财和汽车,还在他身上捅了几刀。浑身是血的肖青山在磕磕绊绊往回走的路上,遇到了一个衣衫褴褛、快要饿死的老头。那老头一定是饿疯了,他竟然无视肖青山满身的鲜血,伸出手来向肖青山讨要吃的。恰好,肖青山兜里还有一块准备在路上吃的面包,他便艰难地将面包掏出来递给了那个老头。给过老头面包后,肖青山正准备再往前走,老头却开口说道:“别走了,你的前面已经没有了路,因为你身上的血已经流干了。”待肖青山再转过头时,他顿时吓呆了。那老头已经变成一副青面獠牙的模样,分明就是一具会说话的僵尸。

  老头告诉肖青山,他是这一带的尸王,闻到了肖青山就要死去的气息后,赶来给肖青山收尸的。老头说:“看在你那块面包的分上,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肖青山想不到自己此时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他愣了一会儿后,灵机一动跪在地上说:“既然我已经死了,那就请您收下我吧,给您老当徒弟,伺候您老人家。”

  肖青山边给龙再生讲述着自己的遭遇,两个人边喝酒。没过多久,他们两人便都喝多了,醉倒在酒桌前。

   四

  龙再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是趴在自己家的酒桌上。原来他是在自己家里喝醉后睡着了,做了这样一个恐怖的噩梦。龙再生起身去卫生间洗脸时,发现自己已是满头的冷汗,后背也被冷汗湿透了。

  这时,客厅里传来了脚步声。原来,是他老婆安琪回家了。安琪一进门就兴奋地喊道:“阿生!阿生!”龙再生红着眼睛从卫生间出来,他看到安琪的手里挥动着一张绿色的汇款单。安琪兴奋地说:“有人从缅甸给你汇来十万块钱!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龙再生一个箭步冲过去,接过安琪手中的汇款单,千真万确就是十万块钱。龙再生呆呆地盯着手里的汇款单,像是傻了一样。安琪用力地推了龙再生一把,说:“你发什么傻呀!汇款单下面不是写着的么,是肖青山还给咱的那五万块钱,另外五万是他感谢咱,支付给咱们的利息。”龙再生没敢把自己梦里的事情告诉安琪,他怕把安琪给吓坏了。

  转眼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安琪的哥哥安东来找龙再生。安东告诉龙再生,他通过关系在西边山上接手了一个小煤窑,让龙再生入股和他一起干。龙再生正在犹豫,站在一旁的老婆安琪却满口答应下来。安琪说:“我们正上愁不知道干点啥好呢,这下可好了。阿生你就跟着咱哥一起干吧!”当天,安琪便从银行里取出那十万块钱给了哥哥安东,就算是入股了。

安东所说的那个小煤窑,实际上就是偷偷开采的一眼小私窑,在半山坡上开出个一米多高的洞,人需要弯着身子钻进去,再爬着把煤从窑洞里面拖出来。安东兴奋地告诉龙再生,别看这个小煤窑不起眼,一年下来赚个百八十万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让龙再生非常吃惊的是,安东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十几个明显有些呆傻的流浪汉。龙再生不安地问安东:“你……你不会是准备让这些人来给你当矿工吧?”安东得意地笑着说:“我的傻妹夫,怪不得你发不了财呢!用这些人不用给他们开工资,随便管口饭吃就行了。你以后跟哥多学着点,省得让我妹妹跟着你过穷日子。”安东让龙再生在小煤窑里负责监督生产,他自己则去疏通各种关系和跑销售。

  让安东想不到的是,仅仅过了一个多星期,龙再生就不干了要退股。安东想不通,这么赚钱的生意龙再生为什么不干呢?龙再生也不说理由,就是执意要退股,并且还奉劝安东也不要干这缺德又害人的买卖。安东气急败坏地说:“这都什么年月了?你怎么还这么傻?只要能赚到钱就行,良心能用来买房子买汽车么……”

  可是,不管安东怎么说怎么骂,龙再生就是执意不干了。安东只得气呼呼地取来十万块钱,甩给了龙再生。

  有些事情,龙再生没有办法向安东解释。他每每看着那些衣衫破烂、满身煤灰,像狗一样地在窑洞里钻出钻进的呆傻流浪汉们,就想起了他在梦里见到过的那些给肖青山干活的僵尸。难道不是么?这些智障的流浪汉和那些没有思想只会干活的僵尸们有什么区别呢?

  五

  龙再生刚走进家门,就被已经得知这件事情的安琪骂了个狗血喷头。忍无可忍的龙再生,挥手给了安琪一个大嘴巴,骂道:“你们兄妹俩还他妈的有点人味儿没有?你马上给我滚,别让我再看到你。”安琪哭着冲出了家门,她临出门前甩给龙再生两个字:“离婚!”

  很快,龙再生和安琪的离婚手续就办了下来,房子归了安琪。

  龙再生几经考虑,他决定要亲自去缅甸一趟,就按照汇款单上留下的地址去找一趟肖青山,看看他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出国手续很快就办下来了。

  坐了一天多的火车和汽车,龙再生来到了缅甸,并且很顺利地便找到了汇款单上所写的地址。龙再生向附近的人打听后得知,肖青山果真曾经在这里经营过玉石生意。就在一个多月前,肖青山去出售原石回来的路上,被一伙歹徒残忍地抢劫并杀害了。值得庆幸的是,缅甸警方已经破获了这起抢劫杀人案,那群歹徒已经全部落网。

  龙再生根据肖青山遇害的时间推算了一下,那笔十万元的汇款单竟然是在肖青山死后的第二天汇出来的。

  百思不得其解的龙再生从缅甸回来后,用那十万块钱租了个小门面,经营了一个卖烟酒副食品的小商店。

  那天,安琪突然来了。安琪脸色非常憔悴,她哭着告诉龙再生,安东的小煤窑塌方了,那十几个流浪汉全部被埋进了煤窑里面,安东现在已经被警方逮捕,估计他这辈子都要在监狱里面度过了。

  安琪走后,龙再生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肖青山因为贪污公款客死他乡,安东因为丧尽天良进了监狱,这不义之财要不得啊!

  龙再生从货架上拿下来一瓶酒,又拿出两个酒杯来。坐在小桌前,龙再生把两个酒杯里都倒满了酒。他自言自语地说:“青山啊!我得好好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托梦给我,我现在即便没有去拦路抢劫,十有八九也跟着安东一起进了监狱。来吧,咱哥俩喝上一杯!”龙再生端起一杯酒来,碰了一下放在对面的另一个酒杯,然后一饮而尽。当龙再生放下酒杯的时候,他惊讶地看到对面酒杯里面的酒已经空了。

上一篇:冥鬼

下一篇:幽洞

故事精选
推荐故事更多>>